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十五章 又一幅作品!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卡伦心里,忽然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  然后,
  是短暂的沉默,
  奇怪的是,
  对方居然也没有挂电话;
  “你打扰到我艺术创作了……”
  这句话,在卡伦脑海中不停地快速重复,包括音色、语气。
  卡伦不认为是自己拨错了号码,
  也不认为这是谁在开着玩笑,
  更不可能天真地觉得对方就是一个艺术家,在火葬社里搞什么传统性的艺术。
  有时候直觉这种东西真的很重要,因为它能帮你省去很多细枝末节的铺垫,让你直接进入问题的核心。
  虽然理性告诉自己,这太过离奇,也委实荒谬,
  但卡伦还是在短暂的沉默后,
  用右手手指,掐住自己的喉咙,
  开口道:
  “那你,是否需要一些有价值的艺术建议。”
  “咦?”
  对方发出了一声疑惑,似乎没料到电话那头的那位,竟然会做出这样子的回复,紧接着,他笑了。
  卡伦听到电话里的笑声,这是男性的笑声,略显阴沉与尖锐,卡伦继续道:
  “还是,你对自己的艺术,其实并没有什么信心。”
  “你很有趣,可惜了,如果你再早一点打电话过来,我是愿意听听你意见的,但很可惜,这次不行了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问这个问题时,卡伦闭上了眼,这是一个不用问,就能得出的答案。
  而电话那头,也给出了和卡伦心中所想一致的答案:
  “因为我的这次创作已经完成了,只剩下些许收尾的步骤,这让我有些苦恼,你能理解这种苦恼么?”
  卡伦回答道:“我小时候学画画时,老师会指出我画面中某处角落太空旷了,需要填补一些东西上去,哪怕添加的东西与我整幅画并没有直接的关系,只是为了添加而添加,可偏偏,这才是最让人纠结的。”
  “对,对的,就是这种苦恼,我现在就是这样。”
  “这其实是一种水平不够的表现。”卡伦说道,“所以我长大后没能成为一名画家,一个在作画前连构图都做不好需要最后来补缺口的人,算什么画师,又算什么艺术家,又哪里能谈得上艺术。”
  在卡伦说完这些话后,电话那头的呼吸,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。
  心理医生清楚如何舒缓人的情绪,避免刺激到自己的病人,相对的,自然也清楚和善于发现痛点的位置在哪里。
  卡伦继续道:
  “你以为你是个艺术家?不,其实你不是,你只是一个自大且自恋的蠢人,请不要侮辱‘艺术’这个词。”
  电话那头传来磨牙的声音,
  显然,
  卡伦的话语刺痛了他。
  而拿着话筒的卡伦,也有些无奈,因为他现在没办法做任何事,连报警都做不到,因为想报警你得先挂断电话再拨打。
  同时,他也没办法去地下室找玛丽婶婶,也没办法上楼去找爷爷,因为电话线没那么长。
  大声喊人的话……电话里也肯定能听到。
  电话那头开口道:“我对你很失望,在刚通话时,我甚至一度认为,你会是上帝指配给我的一个具有相同审美的人,可惜,你并不是。
  或许是因为你太年轻的缘故吧,
  你对艺术的认知,太肤浅了,因为艺术,是不分层次的。”
  卡伦平静回应道:
  “但艺术,分水平。”
  “啪!”
  那头,用极重的力道将电话挂了。
  卡伦也放下了电话,
  皱眉疑惑道:
  “他怎么……”
  卡伦将右手手指松开,因为喉咙处掐久了,有些疼痛,不得不轻轻抚摸,同时干咳了几声:
  “知道我很年轻的?”
  最后一句话,从先前的沙哑低沉,恢复到了卡伦本来的音色。
  ……
  “哆……哆……”
  “进来。”
  书房的门被打开,坐在书桌后面的狄斯抬起头,看着站在门口的卡伦。
  “爷爷。”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修斯火葬社,好像出事了。”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  “因为我刚刚打电话过去,接电话的,好像是凶手,那个皇冠舞厅的变态杀人魔。”
  爷爷放下手中的钢笔,
  问道:
  “报警了么?”
  卡伦摇了摇头。
  “报警吧。”爷爷建议道。
  卡伦其实没想报警,因为对方在电话那头已经明说了,他的这幅作品,已经完成了。
  就是说,如果有被害者的话,他也已经死了。
  喊警察,去收尸么?
  卡伦觉得没什么意义,除非凶手在离开作案现场时走在路上摔断了腿,正好警车开到了他跟前。
  “你是担心万一这是个玩笑?”爷爷问道,“不用担心,就算是报了假警,也只是罚点款而已。”
  卡伦再次摇了摇头。
  “那,你想做什么?”
  “我想现在去修斯火葬社看一看。”
  去看一看,他的新作;
  狄斯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,微微颔首:
  “你可以去,我同意了。”
  卡伦仍然站在门口,没动。
  “嗯?”狄斯放下茶杯,“怎么了?”
  卡伦舔了舔嘴唇,
  很直白地道:
  “我一个人,不敢去。”
  “呵呵呵。”狄斯忽然笑了起来,“你小时候晚上不敢去盥洗室,也是这样对我说的。”
  忽然间,
  狄斯沉默了,
  脸上,也流露出些许悻色。
  ……
  “怎么了,我的小卡伦?”
  “爷爷,天黑,盥洗室,尿尿,我一个人,不敢去。”
  “那爷爷就站在走廊这里等着你,你去里面方便好不好?”
  “爷爷和我一起去嘛,一起去嘛。”
  ……
  出租车从明克街一路开到了位于郊区的修斯火葬社,距离有点远,时间是卡伦从皇冠舞厅打车回家的两倍还多。
  到了修斯火葬社门口,
  出租车司机回过头,看向坐在后座的狄斯,笑道:
  “您好,45卢币。”
  狄斯递过去一张面值50的钞票,司机找回5卢币递了过来,狄斯接回。
  随后,
  爷孙俩下了车。
  看着出租车离去的方向,卡伦在心里默默念了声:
  “艹。”
  火葬社大门紧闭,门口停着一辆破旧摩托车,摩托车车座上有一床捆起来的被子,旁边有一男一女站着,显得很是焦急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