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二百五十五章 围场射艺大会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这一日围场之外,也前后立起了数十个棚子,无数清庭王公贵族,朝中重臣,乃至各国使节,纷纷坐立棚中,欣赏嘉庆君臣的围猎活动。嘉庆见了如此盛景,自也兴致盎然,亲自入场行围,一众八旗中善射之人,也纷纷跟从其后。围场中这时也特意放了不少牡鹿、山兔,以供皇室贵族们射猎尽兴,又不致产生危险。嘉庆这日运气也好,亲自射中了一只牡鹿,也算不虚此行。
  射猎归来,想着这日乃是表彰功臣之日,嘉庆也遣人唤了阮元过来,指着身边一位颇为英武之人道:“阮元,这是一等侯德楞泰,你且见过,德侯在川楚战场,也是屡立战功,与你一东一西,正好相得益彰。如今川楚战事已渐平息,东南海寇也已剿灭大半,正是你二人的功劳。”阮元见那德楞泰约五十岁年纪,英武之下,更带几分朴实,看来确是能征善战之辈,又无骄矜暴戾之感,便对德楞泰拜道:“下官阮元,见过德侯,德侯功勋卓著,身冒矢石,下官不过一介书生,却是比不过德侯的。”
  德楞泰自也客气,笑道:“阮抚部客气了,老夫行军多年,这陆战海战之别,却也清楚,老夫在福建打过仗,这海战之事,我可比不上那福建的李长庚啊。不过阮抚部之名,老夫也不是第一次听说,那东甫与老夫也见过几次,他曾与我说起,你在汉官中不仅文笔出众,而且小时候练过骑射,是也不是?”德楞泰当年参与过平定林爽文的台湾之战,李长庚那时正在做海坛总兵,因有人诬告海坛海盗侵害地方而被革职,便自备船只粮食,前往台湾助战,是以二人却是旧识。
  “若是如此,下官确是惭愧。”阮元也陪笑道:“家严壮年时酷爱骑射,是以当年也教了下官一些。只是下官这些年忙于公事,骑射一道,却是已生疏了不少。”
  “既然如此,皇上,奴才有个想法。”德楞泰是武官,自称之上反倒并无顾虑:“既然今日本也是大会使臣之日,那奴才建议,皇上准奴才与阮抚部比试一番骑射之术,也好为今日盛会助兴,还请皇上允准。”
  “德侯劳苦功高,这些要求,朕还是能答应的。”嘉庆点头道:“阮元,你意下如何?”
  “回皇上、德侯,这件事臣只怕……只怕是力不能逮。”阮元推辞道:“臣臂力素弱,又兼多年不习骑射,德侯这样与臣比试,那臣自然是比不过德侯了。”
  “阮抚部,这次比试只为今日盛会助兴,你又何必谦虚呢?”德楞泰笑道:“更何况你们读的书里不也说过,这做君子的,若要一较高下,便用射箭的法子。至于你臂力不够,那可以换轻弓嘛?再说了,我也都五十了,今日陪皇上下场射猎,自觉射艺也不及当年了。阮抚部,你才四十岁,不会自认年老吧?”
  “也好,君子无所争,必也,射乎?阮元,德侯与你比试,无非也就是为今日盛会添些彩头,再说你一介书生,便是比试不敌德侯,难道在座之人还会嘲笑于你不成?当然了,德侯毕竟弓马娴熟,你这样仓促与他比试,确也不便,这样,朕给你备一副轻弓,你也先去试射几次,然后再回来比过,只以三轮为限,如何?”嘉庆似乎也想着看一看二人比箭的场面。
  见嘉庆出面劝他下场比试,阮元自也不能不遵,只好按嘉庆吩咐,去一边换了便服,取了弓马,试射数次之后,才回到围场之前。一边自有侍卫将比试所用靶子立在了数十步外,阮元见准备已毕,也对德楞泰道:“德侯功勋,实乃下官所不及,便由德侯先射吧。”
  “好,那我就献丑了!”德楞泰果然是精于骑射之人,虽已年过五旬,骑术犹自不逊壮年,一时跃马而出,弯弓搭箭,看着靶子将近,便是手起箭落,只听“飕”的一声,那支箭已插入第一个靶子靶心下一寸有余处。德楞泰也大笑道:“哈哈,看来果然是老啦!”
  “德侯技艺,下官实不能及,就让下官也来射第一箭吧!”阮元眼看已轮到自己,也不再客气,纵马前行,只是他毕竟不能久持,只让坐骑缓步而进,到了靶前,也是“飕”的一箭,虽然中靶,却只在边缘之处。阮元也不在意胜负之数,只缓步骑了回来,对嘉庆和德楞泰道:“皇上、德侯,臣确已尽力,看来还是德侯技艺更胜一筹。”
  “无妨。”嘉庆好容易看到一场颇具规模的比试,自也来了兴趣,对二人笑道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你二人不必介意。只是阮元以进士登科入仕,所历不过翰林、文学、主政之职,本不强求于武艺。这骑射之道,你等也都清楚,不经多年习练,绝无可能上场便即中靶!阮元这一箭能中,足以见其功力!他一介文臣尚且如此,你等近卫武职,更要勤练不辍,方是恪尽职守之道!”听起来嘉庆最后几句话,却是同下面一众禁军武官所言。
  “哈哈,皇上说得是,且看奴才第二箭!”德楞泰一边笑着,一边再次跃马而出,这一次似乎他也来了兴致,经过第二个箭靶时,胯下骏马犹在疾驰,德楞泰不等骏马停步,弓弦便响,第二支箭随即射出。果然,这一次比之上次,又偏出了一寸有余。
  “好!德楞泰马不停蹄而有此箭力,朕今日自然有赏!”嘉庆清楚德楞泰这般射法,加上他五旬年纪,已是不易,也担心不知射艺之人误解,便在御座上喝彩起来。说罢,也对阮元道:“阮元,你平日骑马不多,停步再射亦是无妨,切不可伤了自己啊。”
  “臣谢过皇上恩赏!”阮元拜谢嘉庆之后,也再次信马而出,到了靶子正前,便即停步,想着少年之时,父亲在马上教自己射箭的情形,弓弦拉满,一箭射出,只听“笃”的一声,这一箭居然射中红心!虽说只在红心右上边缘之处,也是一箭中的。这时场外也有不少文官观射,虽然阮元只是立马而射,仍是不住赞叹。
  “哈哈,阮抚部射艺果然不错!看来老夫今日,是挑了个好对手啊?”见阮元策马而归,德楞泰也对他笑道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